品川台场的历史

历史变迁

•1853年(嘉永6年)6月 培理率舰队来到浦贺
•1853年(嘉永6年)7月 江川太郎左卫门英龙在品川海上设计11座台场(注释:即炮台)
•1853年(嘉永6年)8月 开始修筑第一至第三台场
•1854年(嘉永7年)1月 培理率7艘舰队再次来到浦贺
•1854年(嘉永7年)4月 第一至第三台场建成
•1854年(嘉永7年)5月 幕府停止第四和第七台场的修筑(这两座炮台均未完成)
•1854年(嘉永7年)12月 第五和第六台场建成
•1926年(大正15年)10月 第三和第六台场被指定为国家历史遗迹
•1928年(昭和3年)7月 第三台场作为城市公园“台场公园”开园
•1939年(昭和14年)6月 第四台场填埋结束
•1961年(昭和36年)12月 第二台场拆除工程结束
•1962年(昭和37年)9月 第五台场埋于品川码头内
•1963年(昭和38年)3月 第一台场埋于品川码头内
•1965年(昭和3年)3月 第七台场拆除完毕

修筑台场的经过

嘉永6年(1853年)6月东印度舰队司令官培理带着美国第13任总统菲尔莫尔(1800〜1874)的亲笔国书,以要求日本门户开放为目的率舰队抵达浦贺。
这一事件让幕府痛感必须加强海防,于是让一直就海防问题上奏的江川太郎左卫门列席海防厅议 (讨论国防军备),并命其对三浦半岛和房总半岛海岸一带进行调查,7月江川太郎左卫门就江户湾的防御提交了复命书,复命书中提出了下面2点。

1. 在观音崎和富津修筑台场
2. 在品川海内海修筑台场

但由于在前一年的5月江户城西之丸遭火灾烧毁,该年6月第12代将军德川家庆去世等,幕府财政陷于极度困境中,难以“1.在观音崎和富津修筑台场”,因而选择了“2.在品川海内海修筑台场”直接防卫江户城城区。

最初的品川台场修筑方案规划从南品川的渔师町一直到东北的深川洲崎(现在的江东区东阳)像串珠一样配置两列台场防卫线,海上 11座,渔师町海岸1座,共12座。然而因为财政困难等原因,只修筑了第一、二、三、五和六台场,第四和七台场中途停工,余下的台场最终未能动工夭折在计划中。

 

 

台场的材料筹集和运输

品川台场的材料大致为木材、石材和土。下面介绍一下这些材料的筹集和运输。

(1)木材

修筑品川台场需要大量的松木、圆杉木和松薪。采伐地点选在下总国(千叶县)原根户村(现在的我孙子市和柏市的一部分),从江户幕府直辖的山林,运至河岸,然后装船运到江户。
还从鑓水村(现在的八王子市)运来了圆松木。这个村里有一大片叫作御殿山的江户幕府直辖的山林,原定从这里搬运9,930根圆松木,后因修筑计划中止只搬运了4,924根。

(2)石材

幕府向伊豆、相模和骏河三国下令筹集石材,三国动员了约1,000名石匠开采和搬运石块,于安政元年(1854年)冬季完成。
在品川台场的石材筹集中起到重要作用的神奈川县真鹤町现在依然保存着“品川台场础石乃碑”,它是第2台场拆除后的1965年将拆除的部分石垣移过去的。

(3)土

要在海上修筑台场这样的人工岛,不仅需要木材、石材,也需要大量的土。
挖凿土的地点是现在的品川区的御殿山,以及高轮泉岳寺界内等地。但这些仍不够修筑台场,又使用了隅田川的疏浚土,成为当时前所未有的大工程。

 

 

品川台场的地理环境

由于原本是天然的浅海,大型船只驶入东京港的航路中千叶县一侧的海水最深,正因为修筑台场的航路是进入江户的重要航路,才在这里修筑了台场。
但也不是对千叶县一侧完全未做考虑,也考虑到可能会从千叶县一侧进攻,故台场是偏向千叶县一侧而建。

 

 

台场的装备

●弹药堆放处

●炮台
史料对品川台场的炮台(火炮)配备情况的记载略有不同,真实的数目已难以确定,但第三台场配置有36磅炮。 写真:砲台
●炮弹堆放处
每个台场都设置了2处单放铁炮弹的堆放处。 写真:玉置所
这是放弹药(包括火药在内)的弹药库。为了防止被炮击诱爆引发爆炸事故,弹药库在建筑结构上采取防护措施,设计成双层结构,外层为石室,里面为木造的存放室。 写真:玉薬置所
●营房(休息站)遗迹
曾经是守备兵吃饭睡觉的地方。守备兵乘小船至台场,一直坚守在这里直到下一班来换岗。 写真:兵舎(休憩所)跡

页的最上部

〒135-0064东京都江东区青海2丁目4番24 号 青海Frontier大楼10楼
电话:03-3599-7303(代表)